海淀法院首次将寓教于审扩大到大学生

6月29日上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内,由“法官妈妈”尚秀云担任主审法官的案件庭审正在进行。与往日不同的是,今天正在开庭审理大学生张杰涉嫌盗窃一案。张杰虽然是一名大学生,已经成年,但是法官们将他作为“准未成年人”,仍然开展教育、感化、挽救相结合的寓教于审方式进行审判。
有人称大学生是“第二断乳期的孩子”。他们常常对挫折没有准备,一旦遇到精神打击,容易产生过激行为。张杰,这个曾经屡获奖学金的优秀学生,就是这走上犯罪歧路的。张杰2001年参加高考并以668的高分被北京某重点大学自动化科学与电气工程学院录取,并获得该大学当年的“新生奖学金”;因为自幼家境贫寒、不善交流,张杰进入大学后,只是埋头学习。大二那年,张杰因成绩优秀被学校授予“学习优秀奖学金”。一次,张杰的一名山东老乡突然向其借钱,张杰将自己的两千元存款全部借给了此人,但老乡至今没还他这笔钱。此事对张杰的触动很大,陷入苦闷,学习成绩开始下降,导致期末有一门功课没有考过,张杰从此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张杰在供述称:“偷拿同学的东西是一念之差,本来只是拿错了别人的书包,但是打开发现里面有许多我从来没有见过用过的东西,比较好奇,就拿了;继而愈演愈烈。”
被告人张杰从2004年10月起开始在大学图书馆存包处、阅览室等处以顺手牵羊的方式盗窃书包等物,在短短的两个月中,共作案8起,2004年11月20日,当张杰在大学图书馆二层存包处顺手将白女士的U盘放在自己口袋里的时候,被人发现,学校保卫部门将其移送公安机关,张杰坦白了包括此次的八起罪行。
办案人员发现,张杰盗窃的物品中,电子词典有五个,u盘三个,手机一个,除此之外,主要是一些书籍等。这些东西,张杰只是带在身上或者拿回宿舍,全部没有变卖,很显然与通常的盗窃目的不同。
张杰的父母、辩护人申请对张杰进行精神医学鉴定。北京安定医院对李洪杰的精神疾病司法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张杰医学诊断焦虑抑郁状态,2004年10-11月间,多次盗窃同学电子词典等物品,动机现实,辨认能力存在,受抑郁情绪影响,控制能力不完全,应评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
2005年6月29日,海淀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除了公诉人、辩护人和犯罪嫌疑人张杰本人以外,张杰的父亲、老师、同学也作为帮教成员应邀参加了这次特殊的庭审。
随着法槌清脆的敲响,尚秀云宣布张杰涉嫌盗窃一案的庭审正式开始。出庭支持公诉的检察员向法庭宣读了张杰的犯罪事实,并根据证据对张杰进行讯问,张杰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辩护人为张杰做罪轻辩护,当他出具了多个证据,证明张杰在上学期间被评为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并获得过老师“精益求精、品德高尚”的评语时,张杰的头埋地更低,而旁听席上响起了一片惊叹声,以致当庭法警只能提醒大家注意安静。
辩护人说,张杰将手伸向同学之前,有一个他的高中同学骗走了他的2000元人民币未还,而这些钱是他半年的生活费。此后,张杰明显变得抑郁,他同时提供了医院的诊断证明,证明张杰情绪处于抑郁状态,在作案时受抑郁状态控制,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而张杰也承认,而每次拿同学东西,给他带来的感觉就是在对抗自己的压抑情绪。
法庭在宣判前,尚秀云法官对张杰进行了教育。张杰的辅导员和班长都出庭,证明张杰平日表现很好,希望法庭给他改过的机会。坐在帮教席上的张杰父亲却没有提出这个请求,这个面庞被晒得黝黑的农民说的非常朴素:“你妈妈、我们全村人都没骂你,你千万要改啊,别学坏了……”张杰父亲的一席话还没说完,坐在记者旁边的一个男学生悄悄摘下了眼镜,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
上午11点10分,经合议后,法院做出从轻判决的决定,鉴于小李属于限定刑事行为能力,对他单处罚金1000元,免除了其他刑事处罚。
据了解,近年来,海淀法院刑事审判二庭一直在探索对尚未进入社会,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准未成年人”采取寓教于审的审判方式,取得了相当多的成功案例。尚秀云法官介绍说,有一种现象我们一开始也不敢相信,对准未成年人进行帮教的成功率甚至超过了传统的对未成年人进行帮教的成功率,特别是一些大学生,通过改过自新,有的已经走上了重要的工作岗位,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没有辜负多年来国家和父母的养教之恩。“这是什么原因?”尚秀云法官说,我国现有的国情显示,这一批准未成年人中大部分是独生子女,普遍存在晚熟现象。经过她多年的观察发现,在刚刚成年的时期,是一个青年思想从幼稚走向成熟的时期,一方面还很幼稚,容易受到不良思想的干扰,可塑性很强;一方面思想认识有成熟的一面,理性的沟通能力要比未成年人强,思想对行为的控制力要比未成年人强。这个时期是人生的关键时期,如果将他们一概视同成年人而简单地处理必然带来更大的损失,因此对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准未成年人进行帮教是很有必要的。

网站地图xml地图